睡眼朦胧

一个眼苏乐粉。

每日tag下有感

我们不是产粮产糖的太太,我们只是蒸煮原糖的搬运工。

松越 is rio,我cp🔒了。

哈哈哈哈什么沙雕剧情我居然还觉得有点还原???

来自微博一个沙雕小说生成器,娱乐一下
http://hxs.wy521.top/index.html

看我在微博乱搜发现了什么,lyts是怎么回事,这都能发现的吗?

让我带上cp滤镜磕一磕

补充一下原博太太写的是落叶听松,被葱的评论操作吓到了改成缩写哈哈哈哈lytsnb,所以葱会在微博搜自己名字的哦大家在微博上磕糖还是要谨慎一点QVQ,lof欢迎你!

当不了他心上的朱砂痣,我要当他一辈子都好不了的疤。

好虐啊

成为藏剑山庄庄主的攻略(章六)

  叶英此人,说起来人们最先想到的是他藏剑山庄大庄主的身份,反而少提起那个名剑大会上被公孙大娘赞誉,独斗明教两位法王而不落败的,天纵英才的剑客了。尤其是在父亲云游,接任藏剑庄主多年后的如今,藏剑势力日益壮大,兵器买卖早已遍布大唐各地,东至扶桑,南至南海,西至西域,北至雁门也时常有藏剑的商队来往,叶英那少年名声早就被盖过。倒是前几年他因参悟心剑失明又一朝白头,引得多方探寻,藏剑一时立在风口浪尖。如今算算时间,叶英该已悟得心剑,藏剑这几年都不会有什么大事,非要说的话,就是叶婧衣出走这一件了,可这对于叶家是大事,对于整个藏剑,就不太说得上了。
  但在叶漪为数不多的,关于游戏剧情的记忆里,这位一生就没怎么出过庄的藏剑庄主,也可以说的上是一个传奇。少时天赋奇才,却无人看出,乃至被父亲不喜,动辄打骂;第二次名剑大会初露锋芒,渐有声名,众人才知他于剑之一道上已超出同辈太多;之后数年隐于剑冢悟剑,枫华谷一役中深觉江湖风云搅弄,非藏剑实力所及,为求自保不被江湖激流波及,闭关参悟无上心剑,再出已是如今模样。
  叶英这为人所知的半生,是封闭的,几乎与外人无关的半生。在大唐安稳的年月里,他就在剑冢里,在天泽楼里,在那棵花叶相交,暗香浮动的海棠花树下,度过漫长,又或是一瞬的岁月。
  但若凭此就认为他一心只系于藏剑,系于剑道上,却是大错特错。南诏叛乱乱世初显,安史之乱盛世将颓,叶英却就此出世,藏剑,这个坐落于西湖湖畔,生长在苏杭天堂的江湖门派,开始他们救亡图存的不懈努力。
  叶英,是藏剑一门的风骨与脊梁。
  有他在,藏剑就是藏剑,藏剑才为藏剑。 

    对于叶漪来说,这样一个人,很难让她不生出尊敬与亲近之感。所以在对待叶英这样一个为数不多让她既敬又爱的NPC时,叶漪是有些近乡情怯的小心与惶恐的。

    这大概是每一个藏剑弟子在面对叶英时的下意识感觉。

    所以此时此刻,被叶英牵着走入天泽楼的叶漪,魂虽不至丢了一半,却也无力再想些什么刷好感的套路了。倒是落在后面替他们将门帘落下的罗浮仙为了缓解氛围,说了些叶漪在路上的拘谨趣事,逗得她连连摇头,说不出话来,眼泪却也止住了。

    直到被牵着坐下了,叶漪才从刚才那一种梦幻一般的漂浮感中脱离出来,她偷偷抬头去看叶英,只能看到他似乎是含着笑的侧脸,和额角那鲜艳的梅花印。

    “你是怎么猜出是我替骁哥夫妇收殓尸身的呢?”他含着笑问道。

     来了。叶漪暗道。之前在人物关系时看到的,叶漪的父亲,名骁。

    “我醒来时看见房中放着父亲的轻重剑,问了侍女,说是大庄主遣人送来的。父亲母亲是在访友途中遭遇不幸的,那时必定双剑在手,如今剑已被好好地收起在此——”

    她突然截住了话头,起身跪下,抬头直视叶英的双眼,恳切地问道:“大庄主,我父母的……现在藏剑吗?我——想去祭拜他们。”她刻意吞下“尸身”二字,以便更好地装成内心动摇却强装出一幅坚强的样子。

    被直视双眼的人却转过了头,捧起手边的热茶,不紧不慢地轻抿一口,才回到:“此事不急,在此之前,你须好好回答我,我怎么不记得,晓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女儿这件事了。”


很久以前的坑,扒出来填点土,分成小章的好处是以后更新压力没那么大,说不定能更得频率高点……说不定(望天)

成为藏剑山庄庄主的攻略(章五)

  上了前往藏剑山庄的马车,两人一开始良久无话,各自安坐于软垫之中,气氛一时沉闷。
  罗浮仙侧头看了看低头端坐的叶漪,不禁出声打破沉闷的氛围:“小姐不必如此拘谨,以后就将藏剑当做自己的家,诸位庄主就是小姐的亲人。”
  叶漪抬头愣了愣,道了声谢,顿了会才继续说:“娘子也不需称我‘小姐’,我并不是大户中被娇养长大的女子,父母常教导我行侠仗义,为家国利。我听娘子唤我……颇不是滋味。”
  “小姐称我一声‘罗娘子’,奴心里也颇不是滋味呢。”罗浮仙却打了个浑,笑道。
  叶漪这才露出淡淡的笑容,眼神之中多了几分亲近。
  转瞬间马车就驶入了藏剑山庄侧门,叶漪撩开车帘站定在车辕上,入目楼阁皆是一片灿金,金衫的藏剑弟子来来去去,端的是君子如风。
  随罗浮仙穿过几道拱门,走过几重回廊,远远地就看见天泽楼前的紫色海棠,一树花叶浮动在风中。
  走过门洞,罗浮仙却没将叶漪引进楼内,而是朝海棠树下的露台缓步走去。
  那露台三面用金丝银线绣制的屏风围起,只有正对西湖的一面空出,绕过屏风,只见金色的衣摆从绣榻上垂落,一只圆滚滚的猞猁就趴在上面酣睡,娇憨可爱,正好遮住了杭菊样的暗纹,只在周围露出一点舒展的花瓣。
  叶漪不禁睁大了眼睛,罗浮仙却见怪不怪地上前将那只猞猁抱起,交给跟来的仕女,随后她弯下腰,轻轻地唤道:“庄主……庄主,日头快落了,寒气要起来了。”
  正身躺在绣榻上的,正是藏剑的大庄主,天人之姿的“心剑”叶英。他睡姿极其规整,两手交握至于腹上,刘海滑落至颊侧,露出那个让无数痴男怨女辗转反侧不能忘怀的梅花印。只有漫长的下摆和银发垂落,给这规整的睡姿多添了一分肆意。
  而后再靠近些看那人的眉目,只觉得心神一荡,说是天人之姿完全不为过,眉目之盛几近夺人心神。然而睡梦之中一身剑气被很好地规束起来,并没有摄人之势,眉目安稳无害,反倒像富家公子多过像一个剑客。
  叶漪在心中捂住心脏,暗暗地想不知道全息版剑三还有没有幻境云图,不然这张叶英的睡姿传出去……那我得赚疯。
  随着罗浮仙的低声气语,叶英置于腹上的双手缓缓一动,随即有什么变化就发生在了周围的空气中。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开始流动,叶漪不知道怎么来形容它,也许就像大家所说的,那是叶英的剑气,凝滞,令人神经紧绷,只能感觉到它轻撩过脸颊,然后收缩缠绕,将面前这个人毫无缝隙地包裹起来,似乎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叶英,就像一柄沉睡的剑,缓缓苏醒于世间,你感觉不到他的锋利无匹,但是你知道,这定是一把举世名剑。
  这时候叶漪才明显感觉到这个游戏中江湖的存在,不是你耍几句嘴皮子,刷一下好感度就可以达到的境地,她自进入游戏以来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楚地意识到——这里以武为尊,没有武力的她什么都不会是。
  此时日头将落,余晖尚有温度,撒在树下这一方天地间,显得那人一派温和,将初醒之时锋利无匹的剑意尽数融去。他微阖着眼,气息安稳悠长,竟又和睡时如出一辙了起来。
  叶漪明白差不多是时候了,她之前一直站在罗浮仙身侧不远处,一抬眼就是那对主仆相对而立异常和谐的身影。这时果然那位沉稳的侍女长缓缓开口,声音微微抬了一点,刚好能让叶漪听清楚:“庄主,您今日不放心谴我去看看漪小姐,小姐身体已无碍,想当面向您致谢,已随我来了。”叶漪适时上前一步,却没像在叶炜时行抱拳礼,而是干脆利落地跪下接道:“叶漪见过大庄主,谢大庄主替叶漪收殓父母更兼在病中照料之恩情,叶漪实不知如何言谢,唯有一拜。”只这最后一句,声音已有些哽咽。
  言毕就是三声叩首。
  这一跪不仅吓到了罗浮仙,连叶英都闻声惊诧了一瞬,而很快,他面上又浮现出一抹动容,一抹释然,他挥开想上前的罗浮仙,自己亲自扶起了叶漪,还抬手摸索着替她擦去了脸上不住淌下的眼泪。
  “不必如此,理所应当之事。”叶英常年阖着的双目也睁开了,与常人相比稍显灰暗的眼睛温和地望着叶漪,就这样牵着她的手,慢慢进了楼。

(是不是以为叶·说哭就哭·国家欠我一个小金人·漪已经攻略庄花啦,才没有这么简单哈哈哈哈,马上反转) 

成为藏剑山庄庄主的攻略(章四)

  叶漪一边想着一边照着小地图走回了游戏初始的小院落。
  然而远远的还没靠进自己院落的门洞,叶漪就发现一辆装饰得十分华美的马车停在门洞旁边,车夫坐在车辕上,衣服上明晃晃藏剑标志。
  叶漪想了想,还是慢慢走近马车,想问问马车夫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当她从后面靠近马车,正想上前时,车门上悬挂着的坠满流苏的帘子毫无预兆地被掀开,一只素白丰腴的手夺去了她所有目光。
  电光火石之间叶漪的心中闪过许多东西。这是一只女人的手无疑,但藏剑中地位尊贵的女性只有叶婧衣,而且按照剧情进行的程度来看叶婧衣此时恐怕还是个几岁孩子,而除她之外叶漪实在是想不起还有哪个女人可以乘坐这样一架马车在藏剑出入自如。
  不过瞬时叶漪就已想好对策,她侧身躲在门洞之后,微微侧头用余光观察那只手的主人。
  因为是背对马车,叶漪只能看到女人的背影。那是一个光看背影就让人心生好感的女人,发髻高耸,身姿端华,身着的赭色襦裙,外罩一件青色袖衫,并不像年岁不大的小姑娘会穿的衣裙。肤色白皙,体态丰腴,一举一动端庄有礼,一看就是富家娇养出的女子。
  她小心地迈下马车下搭脚的胡凳,漫长的裙摆拖在地上转身时划出半个圆,叶漪也借此看清了她的脸。
  容资端华,眉间花钿平添一分艳丽,只是眉梢眼角的细纹流露出岁月的痕迹。
  此人,真是藏剑中人?
  还没等叶漪想个明白,女子竟抬头望了过来,两人的视线甫一相接,叶漪瞬时想起了自己的人设,连忙低头擦拭刚刚掉了没几滴的眼泪,顺带狠狠地揉眼眶,致力于把自己搞得像大哭了一场。
  而那女子也缓步走了过来,轻轻一礼,一句“漪小姐”差点让叶漪楞在原地。
  搞了半天这原来是个高级点的仕女,亏她忐忑了半天以为这是哪个剧情之外的幺蛾子。叶漪抽了抽嘴角,几乎说不出话来。
  话虽如此,但能在虎跑山庄这种清净之地乘坐马车来去,身份肯定不只是个仕女这么简单。
  “漪小姐……这是怎么了?”

  面对女子关切的话语,叶漪下意识揉了揉眼角,笑了笑,似乎并不愿意多讲:“没……没什么事……请问,你是……”
  她看起来很不安,将寄人篱下的忐忑演绎得淋漓尽致。
  那女子见此暗自一叹,语气却更加温和了:“奴是大庄主身边的侍候,名唤罗浮仙。今日前来是因为大庄主记挂漪小姐的病情,特意遣奴前来探望……现在看来,小姐的病,应是无碍了。”说到这,她掩嘴一笑,语气真挚。
  【是否接受藏剑声望任务[病愈问安·叶英]、[病愈问安·叶晖]】
  而那边叶漪却是豁然开朗。

  罗浮仙。叶英身边的侍女长,成熟稳重,很受叶英信任。更何况,她原名梅浮仙,是神龙年间获罪的江南梅家后裔,随家人遁入藏剑避难才逃过一劫,后来纯阳空雾峰之劫,谢云流率领东瀛武士与一刀流弟子数月不退,她大哥梅剑雄亦在其中,也因她的出现,空雾峰僵持之势才有一丝转机。
  这样的身份,虽是叶英名义上的仕女,与叶家小姐也无甚分别。
  难怪自己会忘了她,尽以为藏剑都姓叶了。
  但是作为从小长在洛阳,与藏剑很少联系的叶漪,罗浮仙的身世她不可能知道,对于这样的她,罗浮仙就只是叶英身边的仕女,聪明一点最多推断出能被派来虎跑山庄探望自己应是很受叶英信任才是。
  叶漪对自己这个身份初期人设是父母双亡寄人篱下的早慧孤女,有些地方要表现得心思敏感一些,然而要有个度,这样既能让人心生怜惜又不至于过度反感。
  这个度,就体现在在对待藏剑一应人等的态度上,她因为寄人篱下免不了看人眼色,但不过分揣测他人想法,对于藏剑的安排虽不至安之若素也要毫无怨言。
  聪颖而有任侠大度之风,这样,才能图谋更高之位。
  而罗浮仙的身份注定要叶漪不能以一个普通仕女来对待她,她在藏剑就是叶英的耳目,与大哥认亲后好感度肯定和剑魔谢云流和东瀛一刀流挂在一起。
  如此,最妥帖的做法,就是熟悉之前尊重却不亲近,熟悉之后推心置腹。
  其实叶漪攻略叶炜也是这样,初次见面疏远有礼,等叶炜自己送上门来才开始“打开心扉”。这不,好感度不就刷起来了吗?
  瞬息之间想明白了罗浮仙的攻略,叶漪微微垂下头回了一礼,语气尊重有礼却并不显得多亲近:“罗娘子有礼。”不谈罗浮仙的身份,考虑到她的年岁直呼其名也是十分不当,按照大唐的称呼习惯,女子尊称一声“娘子”并不为过。
  她一顿,接着诚恳道:“我刚刚自静心堂返,已谢过三庄主,三庄主亦言大庄主二庄主为我思虑甚多。娘子若是方便,可否替我引见,我想当面对二位庄主致谢。”
  这话说的已是十分周到,但是配上她一脸未完全脱除的稚气,倒给人一种小大人的感觉,十分忍俊不禁。
    果然,罗浮仙掩嘴笑了出声,含笑道了句“奴分内之事。”

成为藏剑山庄庄主的攻略(章三)

  在大致了解了所处环境之后叶漪就下床准备走走。
  房间结合刚刚看到的人物设定背景八成是新准备的,没住多久所以生活气息不重,但是看一应琐碎东西都准备到了,藏剑对于她这个亲戚还是挺上心的。
   走出房门之前,随意一扫,便见与床榻相对的厢房侧里,专门制成的剑架上上下供着两把剑,垂下的剑穗略有褪色又微微泛红,看得出曾被鲜血浸润,尽管经过细致的清洗却再也无法洗去。
  推开门是江南那种典型的园林楼阁式结构,小小的院落里栽着应季的树木,花朵点缀在其间,颜色并不鲜艳,也没有什么香气,看起来十分素雅寂静。
  周围的楼阁檐顶用的并不是的唐代常见的琉璃瓦,从高处放眼望去整个山庄颜色素净,更少人烟,十分不符合藏剑山庄的土豪设定。
  从门洞那可以看见一队仕女缓缓行来,训练有素,安静无声。
  领头的仕女看见了叶漪,就稍稍加快了速度过来见礼,却不曾有丝毫慌乱。
  这一列仕女有五六人,都穿着轻薄的春衣,颜色同这山庄一般素净,看起来年岁不大玉质容色,却眉眼安静没有年轻女子的跳脱心性。
  为首的一人上前回话,吴侬软语,语气轻缓。
  “漪小姐的病可大好了?”
  这般倒叫叶漪也不禁放缓了语气,她学着轻轻回礼道:“已无大碍。”
  仕女闻言轻轻舒了口气:“那可是太好了。漪小姐刚送来虎跑山庄时总把自己关在房里,也不与人说话,真是吓坏了奴。”
  叶漪只有沉默,回以一个略带苦涩与不安的笑容。
  “小姐若是无事不妨往静心堂寻三庄主问安。小姐病时,三庄主也很是担心了些时日。”
  【是否接受藏剑声望任务[病愈问安·叶炜]】
  “理应如此。”
  走之前,叶漪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诚恳地问到:“还有一事,请问娘子,我的房间中的双剑,是谁人送来的?”
   侍女们相互看了一眼,回到:“小姐的一应起居,皆是大庄主示意,由天泽楼那边派人负责,那剑,想必也是大庄主差人送来的。”
   “多谢娘子告知。”

  回房整理了一下仪容,再由仕女领路,叶漪缓缓步入叶炜长年闭关的静心堂。
  在路上她已经在系统中回顾了一遍叶炜此人。世人皆知叶炜自从全身经脉俱断后曾一度消沉,但因为妻子柳夕的鼓励沉寂下来苦练琢磨寂剑,终有所成。但世事难料,藏剑与霸刀多年积怨,竟应证在了叶炜与柳夕身上。叶炜之父叶孟秋不承认出身霸刀的儿媳,无奈之下两人前往霸刀,但遭柳夕兄长柳浮云讥讽,怨恨叶炜未曾照顾好小妹。一言不合,刀剑相争。然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柳夕上前劝架,竟命丧其中。自此叶炜心死,回到藏剑隐居在虎跑山庄,不问江湖。
  心有千结,不理俗事。
  这便是叶炜此时的状态。怕是只因虎跑山庄宁静,这才将她送入此地静养,要不在叶琦菲回到藏剑之前,旁人恐怕很难见到这位三庄主。
  如此良机,不抓住好好刷一下叶炜的好感度简直不能忍。
  这样想着,叶漪撩开裙摆,迈过静心堂的门槛。
  静心堂很大,为虎跑山庄的主楼,前厅是招待来客的地方,摆设素雅,燃着味道清淡不具名的香。叶漪跟着仕女绕过弯曲回廊,停在后面一间普通的厢房前。领路的仕女上前轻扣门扉,唤道:
  “三庄主,漪小姐前来问安。”
  里面传来一声沉闷的声响,仿佛是推开厚重的门,木料与地面摩擦发出的令人牙酸的声音,又好像是沉寂已久的剑出鞘时的飒沓风声,一时之间竟难以辨清。
  然后一个清冷的男声突兀地响起。
  “进来吧。”

  叶漪深吸一口气,微微低下头,调整好面部表情,迈入仕女推开的门中。
  叶炜闭关的厢房十分普通,没什么摆设,也没有熏香,一进门就看见一架屏风,绘着西湖夕阳落照的晚景,隔开卧房与外间,叶炜正从屏风后转出,一头银发诉尽心酸。
  叶漪微微折下腰,抱拳行了江湖礼节,神色微冷但却恭敬,道:“多谢三庄主收留,叶漪无以为报。”
  叶炜摇了摇头,说:“你不必谢我,是二哥做主将你接到山庄,大哥听闻你仍有急病未愈才将你送至我处,一应事务皆是大哥二哥安排,与我无甚干系。”
  真是不客气。叶漪在心中翻了个白眼。别人真心实意地感谢不接受也就算了,也没见过有人直截了当地说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让人无话可说的。
  话题终结者,叶炜一定很不会聊天。
  本来依照叶漪自己的性子必然还要再扯些有的没的套套关系,但是叶漪此身不过一个刚丧父丧母的十四五岁的孩子,受人提醒前来致谢已是极限,再多钻营就会让人觉得世故不喜,于是她只简单回道:“多谢三庄主提醒,叶漪改日定会前去向大庄主二庄主致谢。”她顿了一下,像是觉得再无话可说,犹豫之后向叶炜辞别,“那无事叶漪就此告退。”
  叶炜并未出声,叶漪只当他默认,正准备行礼却又犹豫是否退下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时,却听叶炜清冷又有些犹豫的声音炸开在耳边。
  “你……不必如此拘束。你父昔年与我兄弟几人一同长大,我亦将他当做亲兄长。后来我兄弟变故,你父一人闯荡江湖,虽联系不多,情谊未减。听闻他夫妻二人噩耗我兄弟俱是痛心不已。你……以后可将藏剑当做自己家,我等俱是你之亲人……你若不嫌弃,称我一声‘三叔’亦可。”

  叶漪听言心中一愣,可眼圈却不自觉地红了起来,她看着叶炜嘴唇轻动像是想说什么却良久无言,最后她低头轻轻问了一句:“听说……三庄主有个女儿?”
  她说着,有什么东西从眼中坠下砸在地面上,打湿了那一片地面。
  她断断续续地问,似乎有些喘不过气来:“三庄主……为什么……不把她接回……身边呢……在……在哪里……都没有……父母身边……好啊……”
  到最后一句,已经能听见明显的泣音,她像是再也无法抑制情绪,捂着嘴夺门而出,隐约还可以听到抑制到极处后一断一续的抽噎声。
  叶炜看着洞开的门,良久无言。
  这边叶炜正暗自神伤,那边夺门而出的叶漪一出门就接到了系统通知。
  【藏剑声望任务[病愈问安·叶炜],完成度——100%,奖励——藏剑声望+10,叶炜好感度+10】
  【开启江湖声望系统,请玩家注意保持与江湖各大势力的友好关系,初始声望均为中立,一旦声望达到仇恨将遭到此势力的追杀。同时,与原著NPC的友好关系可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请玩家自行发掘,希望玩家愉快游戏】
  叶漪挑了挑眉,声望系统键盘式剑三也有她很清楚,只是刚刚做完的任务系统却没有给经验奖励,这就值得人好好思考了。
  考虑到她现在开启的是半GM模式,很可能并没有普通模式下的等级限制,那么,游戏的武力值要如何来体现呢?
  转念又想到系统中所说的任务完成度,一个任务究竟是根据什么来判定它的完成度?是玩家参与度、任务过程或者还是单纯从达成的结果来说呢?又或是根本没有一个固定评判完成的标准,只是系统随机?
  不过很明显,高任务完成度明显对应着更丰厚的奖励,还是需要尽早摸清规矩才是。 

成为藏剑山庄庄主的攻略(章二)

  黑暗一闪而过,再睁开眼睛时叶漪发现自己正身躺在一张雕花大床上,有什么清浅的熏香萦绕鼻翼。
  她起身掀开薄薄的纱罩,入目的是一间十分素雅的女子闺阁,并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用品,连生活气息都很少,如果不是偏少女的配色和案头铺开的裙衫,还真有些看不出是女子所住。
  【叮咚,您收到一封飞鸽传书,请注意查收】
  正当叶漪准备下床时,一声系统通知响起,她在心中默念系统,再睁眼时就见眼前浮现了熟悉的、半透明的键盘操作界面。与键盘式剑三相仿,左上角是代表人物血量内力值的红蓝条,还有一些相应的江湖贡献统计,因为是新手,什么侠义值,江湖贡献值,监本都是零。倒是最下方中间本该是技能栏的位置全都空了出来,只有通过右下角技能一栏才能具体查看。右上角是小地图,其中代表着玩家的小绿点安安静静地落在圆形地图中心。
  叶漪大致翻了翻,发现任务栏与任务指引都没有了,换成了个卷轴与笔的图标,点开一看分成了好几个小版块,有江湖进程主线任务,还有平常的升级任务,甚至有玩家每日剧情日志。而飞鸽传书也不用在主城信使处才能接收,右上方地图旁多了一个代表信件的图标,点开一看只有一封系统通知,大意是游戏公司欢迎玩家参与游戏内测,希望玩家游戏愉快之类的。然而在信件的最后,附上了一个卷轴一类的东西,用手指轻点,一个卷轴就落入叶漪手中。
  解开封住卷轴的金色穗子,一阵金光闪现,系统甜美的女声又响起在脑海中。
  【是否使用半GM模式特殊道具——江湖百事录,使用后可开启旧江湖剧情栏】
  “是。”叶漪心下了然,系统操作界面上已有江湖百事通,即新手指南,恐怕这个就是原来键盘版剑三的剧情记录,与她将要扮演的次级重要NPC的职责怕是分不开。
  【正在为您开启旧江湖剧情栏,请在游戏途中履行GM职责,确保游戏剧情正常发展】
  果然。
  叶漪再次凝神召唤系统,发现在人物头像的下方多出了一个“旧”字图标,一点开一道卷轴从左至右在眼前缓缓展开,卷轴之上按时间年份排列着诸年大事记,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靠近末端的,被烽火与硝烟包裹着的公元755年——安史之乱。而以金色着重圈出,则是现在游戏剧情进行到的开元二十六年,大唐气韵雄厚,歌舞升平。
  大致算了算,叶漪发现现在游戏剧情离历史上的安史之乱还有十几年,江湖十二大门派林立,互成鼎力之势,浩气盟虽未立,但恶人谷也远没有后来的恶名。江湖波澜不起,现世安稳。
  而上下扫视了一遍新增剧情栏后,叶漪突然发现最右边多了一个人物标志,一点开界面覆盖成人物关系介绍。
  叶漪此身身世十分之简单。她父亲是藏剑叶家的远亲,少时颇有侠名,夫妻同游江湖伉俪情深。后来有了女儿就长居洛阳,偶尔一家三口外出访友。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二人前往南疆访友途中竟遭到仇家暗算,双双殒命,所幸因为月前叶漪此身遭了场急病,就留在家静养,要不一家三口俱惨遭毒手。因她此身父母亲缘不厚,近亲零落,真算起来可托付的就只有藏剑叶家了。于是叶晖做主,将她接回藏剑,就留在叶炜的虎跑山庄养病。
  年少孤苦,亲缘零落,身有病痛,性情如何本就少人可知,更逢家中剧变,性情大变尤未可知,又兼被托付给藏剑叶氏,少不了多加照拂。
  作为一个游戏剧情的外来者,这个身份起点简直是完美。
  现在就看叶漪怎么用这个身份融入这个江湖了。
  她不禁微笑起来。 

成为藏剑山庄庄主的攻略(章一)

  【欢迎进入剑侠情缘三全息重制版,作为内测特邀玩家,人工GM021为您服务。由于您的游戏仓插入了游戏公司内部身份认证芯片,请选择是否开启半GM游戏模式】
  “是。”
  【现在为您开启半GM游戏模式。在此模式下您将在游戏进程中扮演次级重要NPC,同时执行GM监察举报的职能。现在请选择游戏门派】
  纤长的手指从浮空的各门派缩影上快速略过,最终稳稳地停在一把金色的小剑上,“藏剑”二字在剑后隐隐浮现。
  【藏剑素以君子闻于世间,门下弟子亦多出游侠豪侠,行仗义之举。藏剑武学深谙剑之极意,弟子身配轻重二剑,运使如意,可快速切换不同运剑心法。大巧似拙,举轻若重,令敌手迷惑于藏剑山庄的深奥剑法之中而无以应对。此外,藏剑一门在铸就神兵利器上亦独有心得。
  请确认选择的江湖门派——藏剑】
  “确认。”
  【请选择体型】
  “成年女性。”
  【是否选用现实面貌作为游戏人物形体数据】
  浮空的一团光影在一阵思索后回答了是。
  【正在为您扫描全身……正在录入全身数据……正在转换为游戏数据……1%……50%……100%】
  随着数据建模完成度的逐渐提升,那一团浮空的光影里一个女人的身形渐渐显现。先是全身的轮廓,再是一身江湖侠士的衣物,最后是那一张脸。
  一张并不多么美丽的脸。
  五官只是能说是平平,却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换个词或许是恰到好处的平淡。
  她噙着一抹浅笑,缓缓睁开眼睛,而这双略显狭长的丹凤眼,微微向上一挑,顿时就有什么奇妙的改变发生在了她的脸上,仿佛画龙点睛之笔,一瞬就令这张脸就变得光彩起来,灵动得不可方物。
  细看这一双星眸,恍惚间若盛满万千世界。
  然而这份灵动却并没有使她显得狡黠难以捉摸,良好教养带来的贵气几乎透骨而出,她看起来尊贵又平易,灵动而聪慧。
  这样一个女人,或许不是男人最喜欢的那一种,却一定是他们最想与之为友的。
  【请输入角色姓名】
  “赵漪。”
  【藏剑乃江湖世家,门下皆为江南叶氏子弟,故玩家输入的角色名需以叶为姓,请重新输入角色名】
  “唔……那就改为‘叶漪’吧。”女人不甚在意,很快便回复道。
  【玩家选用的角色名为“叶漪”,请确认】
  “确认。”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轻剑游龙,翩然千里。剑有锋而形不露,以心为剑,是为藏剑。
  GM021代表游戏公司感谢您参加全息版剑三内测,祝您游戏愉快】
  她想礼貌地回一句“谢谢”,但第一个“谢”字还没出口,眼前就一黑,转瞬间就已经载入游戏。